散文,未完成现代化的文体(评谈散文·散文的现代性)

 
 

  当小说、诗歌、戏剧完 成了它们的现代化时,散文却 依旧纠缠在农业社会的思维漩涡里不能自拔

  

  如果说 现代化涉及整个社会或者某个个体的一种心理态度、价值观 和生活方式的话,我们可以看到,我们国 家在历经战争年代、共和国 成立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的历程后,正行进在政治、经济、文化以 及人的心理结构和诉求等全面走向现代化的道路上。从这个角度来观察,就会看 到中国现当代文学的现代化历程,就是中 国现当代文学发展的主流脉络。

  单就中 国散文的现代化历程来看,虽然很 多散文作家的文化结构、审美意识、价值观念,甚至生 活态度以及对生命的认识也随着这一潮流不断前行,但当他 坐下来写作的时候,我们就会奇怪地发现,这个散 文写作者与世俗生活中已经现代化的人,几乎是 完全分离的两个人,一下子 就不那么现代化了,如此以 来的必然结果是,中国散 文的现代化历程变得尤其艰难和缓慢,或者远 远落后于其他类型的文学。换句话说,当小说、诗歌、戏剧以 启蒙和救亡为突破口,在革命 中完成了它们的现代化时,在我们 现在已经跨越了工业化社会、走向信 息化社会的时候,散文却 依旧纠缠在农业社会的思维漩涡里不能自拔,直到如今依然如此,

  我们知道,五四运动以来的文学,走的是 一条从革命化走向现代化写作实践的必然道路。五四新 文学运动是一种启蒙的文学,这就要 求这个时期的文学艺术创作必然走一条大众化的道路。但是,现代性 对于个体的追求与中国文化普及的大众化教育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矛盾,很难在短时间内解决。它既需 要西方文化的移植与滋润,又需要 对抗西方文化对于中国文化的侵蚀与伤害,其间的 难度之大非少数知识分子所能够完成的,但事实恰恰是,从事小说、诗歌、戏剧的 诸多作家都完成了这种转变,使得这 些问题迈向了现代化的康庄大道。

  如果我 们将中国现代文学的开端作为靶子,能很明 显地看到中国现代散文的停滞,看到很 多散文作家对于文学现代化的拒斥,这种影 响一直持续到现在。中国散 文在百年的进程中,并未像其他文体一样,以大众 化的写作路径实现启蒙的目的,它更多 的依旧是自说自话,沉迷于 自己的小情绪里脱不出来。虽然在“五四”之初,胡适、陈独秀,就尖锐 批判传承下来的“文以载道”的文学观念,而钱玄 同更是把那些死抱古文不放的旧文人斥为“桐城谬种”和“选学妖孽”。他们大力提倡平民、写实、求真、通俗的白话文学,力求在 文体上除旧布新、思想上变革启蒙,承担着 革故鼎新的任务和要求。但是,自周作 人率先把散文称为“美文”、王统照把散文称为“纯散文”以来,“五四”一批作 家所举起的文体革新的旗帜,对于散 文的写作并未起到前沿的示范功能,从而对 现代散文的创建和发展产生重要的作用。他们依然把“言志”作为散 文的最高境界和终极目标,突出个 人经验对于散文写作的意义,坚持散文以“自我”为中心,把散文 作为个人化的文体,在写作中,大量书 写自己个人的好恶,倡导散 文风格要冲淡平和,主张散文絮语化、闲适化,这与散 文现代化的要求是有很大距离的。

  当然,中国百年散文的写作,特别是新时期以来40年的写作,尤其是进入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散文写作,散文创 作领域出现了一批有相当实力的散文作家,在写作 中体现着自己个体生命的感受,社会发 展带给个体的知性、智性,体现着多元化的文化、价值判断,并衍生出丰富、多样、立体的内涵,在以前 所未有的深度和广度上肯定着“人”的尊贵地位,肯定人的丰富需求,对人的前途、命运的本质深入思考,这就为以抒写心曲、思考人 生为特色的散文文体的流行提供了广阔空间。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诸多散 文作家的创作已明显收缩为一个局部的边缘的现象,有相当 数量的散文有创作功利化的倾向,它表明 在追求人的启蒙与文化的启蒙之间,散文还 是在迷失的幻觉中难以自拔。因此,直到如今,散文写 作现代化所要求的作家应该具有的主体意识和读者的主体意识均未完成建设,散文写 作进入现代化的力量依旧是虚弱和无序的。于是,散文作 家在创作中就必然表现出两种对立的状态,一种是 创作中的散漫无状,一种是 更多囿于已经僵化的散文创作模式。如此,最终的 结果是老一代作家的创作力在日趋下降,中年一 代作家在拼命挣扎,新一代 作家却没有成长起来,再加上 当今的散文作家很多文化修养不深,时代精神虚席,文学写 作追求自然就会出现一种平面化、庸常化的倾向,中国散 文的现代化道路依旧遥远而漫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