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之赋丽以则”——读《沈祖棻
诗学词学手稿二种》

“诗人之赋丽以则”——读《沈祖棻
诗学词学手稿二种》

程千帆、沈祖棻先生所用印章

  沈祖棻 先生是现当代著名的女词人、诗人和学者。她的词,以深婉典丽之笔,书写二 十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的动荡、灾难和 知识分子的颠沛流离、忧生忧世,“风格高华,声韵沉咽,韦、冯遗响,如在人间”(沈祖棻[临江仙]八首汪东评语),被比作现代的李清照。她的新诗,力图“用情丝 和思绪系上灵活的笔尖,去做灯光,照亮每个灵魂的暗隅”(沈祖棻《赠孝感》),如微波涟漪,动人心扉。她的古近体诗,则将平生行事,皆付之于吟咏,旧瓶新酒,“深衷浅语”(朱光潜题《涉江诗词集》诗句),才情妍妙,文藻秀杰。

  然而,作为学者的沈祖棻,虽曾为 我们留下过深入浅出、曾引领一时风尚的《唐人七绝诗浅释》和《宋词赏析》等著作,但这毕 竟都是讲稿和授课笔记,且未能全部完成,在我们赞赏它的同时,终不免时兴“千古文章未尽才”之叹。

“诗人之赋丽以则”——读《沈祖棻
诗学词学手稿二种》

《沈祖棻 诗学词学手稿二种》

张春晓 主编 中华书局

图一

  那么,除此之外,沈祖棻 先生是否还有学术著作存世呢?回答是肯定的。近由郭时羽策划、张春晓主编的《沈祖棻 诗学词学手稿二种》的出版(包括《七绝诗论》和《手钞大 鹤山人校本清真集》,中华书局,2019年,以下简称《手稿》),就在一 定程度上弥补了沈先生似乎缺少学术专著的遗憾。

  知能并重的传统

  知能并 重是中国古代学术的传统,故研治诗学者多能诗,而能诗 者亦往往于诗学多有会心。从研究的角度来说,创作实践越丰富,越知道 其中的酸甜苦辣,理解他 人的作品也就会越深刻。二十世 纪二三十年代的中央大学和金陵大学,聚集了 一大批能诗擅文、学问渊博的教授,像王伯沆、汪东、吴梅、胡翔冬、汪辟疆、胡小石等先生,他们多 出身于晚清民初的士大夫家庭,国学基础既厚,旧体诗词亦好,主张知能并重,课余组织诗社、词社,每春和 景明或秋高气爽时节,常率弟子登豁蒙楼、游玄武湖、踏访牛首等名胜古迹,饮酒赋诗。风流俊赏,一时传为美谈。

  七绝诗 的创作最见人才情。清王夫之说:“才与无才,情与无情,唯此体可以验之。”(《姜斋诗话笺注》卷二)沈先生 早年就读中央大学,选修汪 东先生的词学课程时,便以一首习作《浣溪沙》称名于词坛。词曰:“芳草年年记胜游,江山依旧豁吟眸,鼓鼙声里思悠悠。三月莺花谁作赋,一天风絮独登楼,有斜阳处有春愁。”汪先生评道:“后半佳绝,遂近少游。”尤其末句“有斜阳处有春愁”,委婉深刻地反映了“九一八事变”后的民族危机,识者激赏,至有“沈斜阳”之称。此后沈 先生更专力于词的创作,取得了杰出的成就。1949年后,她又转 而倾力于古典诗歌的创作。我们曾 对现存四百多首沈先生的古近体诗歌做过统计,惊讶地发现,其中七 绝诗的数量竟占了近三分之二,充分显 示出其创作的才华。

  1934年春,胡小石 先生为金陵大学国学研究班开设“唐人七绝诗论”课程,讲授的 重点就是从作法入手,对唐人 七绝诗抒发今昔之感的多种类型,进行归纳分析,所论甚精。老辈学 者的风范也影响了他们的学生。胡先生 在课堂上的精彩讲授,在沈先 生的脑海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沈先生 对七绝诗创作情有独钟,并撰为《七绝诗论》,若就其学术渊源来看,无疑出于胡小石先生。

  作为诗 人而兼学者的沈先生,与胡先生一样,也对七 绝诗的作法特别重视。《手稿》中设有《格律》《制作》两章,即详述七绝之作法,示初学者以轨则。尤其是《制作》一章,在全书 中所占篇帙最大,归纳七绝勾勒之法24种,与胡先 生的研究一脉相承,而又踵事增华,多所拓展。可以说,胡先生 和沈先生研究七绝诗的著作,都是“诗人”的学术著作。他们丰 富的诗歌创作经验,增加了其研究的深度。

  流露着诗人慧心的《七绝诗论》